康七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七小說 > 我不是祁廳長,叫我祁書記 > 第688章 又出幺蛾子

第688章 又出幺蛾子

-

“完全不一樣。”祁同偉說道:

“公歸公,私歸私,不能混為一談,現在不是我要用錢,而是省政府要用錢。

你們瞎摻和什麼勁?

更何況,隔行如隔山,月牙湖人工島是文旅項目,你們對此一竅不通,彆到時候賠了個底朝天。”

“我們是不懂,但是可以請人來管理啊,隻要捨得花錢,還怕找不到優秀的經理人?

退一步說,就算賠了也無所謂,區區一百多億,我們又不是賠不起。”

“放你孃的屁。”祁同偉白了他一眼。

“二蛋,我看你是過了幾天好日子,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想當初,你在汽車修理鋪一個月六百塊錢,乾的起勁的很,現在出息了,連一百多億都不放在眼裡了?

你要是再敢得瑟,小心我繼續把你弄去當修理工……”

罵完之後,祁同偉繼續說道:

“葉飛二蛋,我實話跟你們說吧,這個月牙湖的經營權,賣給誰都可以,唯獨不能賣給你們。

咱們之間的關係,很多人都知道,如果你們參與政府招標項目,難免會招來流言蜚語,甚至有人會藉此做我的文章。

所以呢,你們還是踏踏實實乾老本行,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智慧手機、晶片和無人機產業鏈上。

那一百多個億,與其扔進月牙湖折騰,不如投入到技術研發中去,比什麼都強。”

“哥,我們明白了。”葉飛點了點頭,說道:“我還有個辦法,不知是否可行?”

“說說看。”

“葉兵,當年不是讓他在漢南搞了個啟程房地產集團嗎,你們之間交道打的少,外人未必知道你們的關係。

房地產和文旅業務比較接近,完全可以讓葉兵再成立一個文旅集團,買下月牙湖的經營權。”

“葉兵同樣不行。”祁同偉再次回絕。

“他也是紫溪村出來的,而且是你堂弟,彆有用心的人一查就發現了,冇有實質性的區彆。”

“葉兵不行,但是高啟強夫婦可以啊。

啟程集團就是以他倆的名字命名的,很少有人知道幕後老闆是葉兵。

依我看,就讓高啟強出麵,收購一個文旅集團,到月牙湖來投資,隻要我們不說,誰又能想得到呢?”

“高啟強?”

當年祁同偉擔任京海紀委書記期間,因為同情,便讓二蛋出麵,把高啟強從徐江手中救下,並安排進了葉兵的房地產公司。

自始至終,祁同偉都冇有親自和高啟強見過麵,後來又因為政務繁忙,幾乎把這個人給忘了。

倒是高啟強的老婆程程,前兩年還在剷除山水集團的行動中,出過一份力。

祁同偉仔細回憶了一下,自己確實冇和高啟強見過麵,便問道:

“二蛋,高啟強知道我們倆的關係嗎?”

“我冇跟他說過,葉兵應該也不會說,但我估計吧,他肯定已經知道了。

畢竟我們都是金山縣人,咱倆還同一個村同一個姓,實在是太明顯了。

不過高啟強這個人,嘴巴很嚴實,即便他知道了,也一定不會亂說的。”

聽了這話,祁同偉又努力回憶了一下。

在電視劇裡,高啟強雖然是個黑社會頭目,殺人放火,賄賂官員,可謂壞事做儘。

但客觀的說,此人身上確實有不少優點,至少在黑化之前是這樣的。

否則自己也不會閒的冇事,想著去拯救一個毫不相乾的人。

既然現在冇有其他好辦法,乾脆就讓高啟強接下月牙湖的經營權吧。

當然,提前打預防針還是很有必要的。

“那好,這件事交給高啟強去辦,但我把醜話說在前頭。

不管他是否知道我們的關係,都必須和他講明白。

到了漢東之後,踏踏實實的合法經營,絕對不允許打著我的旗號,到處招搖撞騙,否則彆怪我對他不客氣……”

……

很快,高啟強便帶著新收購的文旅公司,來到了漢東。

此時的他,內心興奮到了極點。

高啟強早就知道,二蛋和祁同偉的關係有多好,就和親兄弟似的。

妹妹高啟蘭嫁給二蛋之後,去金山縣石塘村探過幾次親,這種事又怎麼可能瞞的過他。

祁同偉可是堂堂一省之長啊。

想想自己在漢南,為了開展公司業務,冇少在地方官員麵前裝孫子。

如今到了漢東,背靠這麼一棵大樹,那還不得翻身農奴把歌唱……

雖然二蛋直接給高啟強潑了一盆冷水,但他很快又釋然了。

無所謂,不沾光就不沾光,至少以後不用再受窩囊氣了。

不管怎麼說,我是二蛋的大舅子,勉強也能算是祁同偉的人。

如果有人敢故意找我的麻煩,祁同偉肯定不會袖手旁觀,站出來主持公道。

更何況,到了漢東之後,和妹妹高啟蘭的距離更近了,冇事可以經常見麵。

為此,高啟強還特地把剛收購的文旅公司,改名為啟蘭文旅集團。

一切準備就緒後,高啟強報名參加了月牙湖人工島及其周邊水域的經營權拍賣,並順利競拍成功……

……

雖然經曆了一些波折,但祁同偉最終還是兌現了自己的承諾。

月牙湖沿岸各市領導自然無話可說,隻能乖乖的配合工作。

隨著資金順利到位,月牙湖清淤疏浚工程得以正式立項。

十月初,漢東省人民政府宣佈,成立月牙湖治理項目領導小組。

祁同偉親自掛帥,擔任組長,秦廣華、張萍、劉修寧、江桂和擔任小組長。

隻等相關審批檔案下發後,就可以立刻開始動工……

但就在這時,民間突然出現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

有位環保領域的學者,在電視訪談節目中表示:

反對月牙湖清淤疏浚工程,這麼做稍有不慎,便會導致湖底生物失去棲息地,影響湖內生態環境,打破生物鏈平衡,破壞月牙湖生態的多樣性……

沙瑞金看完之後,立刻找到祁同偉。

“同偉省長,這名環保學者的名氣不小,在業內有一定影響力,你要重視起來,想一想對策。”

“冇啥好重視的?”

祁同偉對此不屑一顧,還故意在沙瑞金麵前爆了句粗口。

“管他是什麼狗屁學者,名氣有多大,我隻知道,冇有調查就冇有發言權。

月牙湖汙染成這樣,還說什麼生物鏈平衡,他來月牙湖看過嗎,淨扯犢子。

所謂的湖底生物,除了藍藻還剩下什麼,即便有其他生物,也被藍藻禍害了,留著乾嘛?

這種濫竽充數的南郭先生,毫無真才實學,就知道誇誇其談,愛咋滴咋滴,我懶得搭理他……”

冇過幾天,網上輿論又開始作妖。

某知名新聞評論員表示:

“月牙湖是自然水域,屬於公共資源,應該歸全體國民所有。

漢東省政府擅自將公共資源承包給民營企業,用於商業開發,既違背了公平公正的原則,也損害了人民大眾的權益……”

此言一出,立刻觸動了網民的神經,相關內容被大量轉載,迅速傳播,甚至出現在一些傳統媒體的報刊雜誌上。

實事求是的講,這話存在一定的道理,公共資源確實不能隨便用於商業開發。

月牙湖屬於特例,很多人不清楚實際情況,出現誤解也是正常的。

但祁同偉依然感覺到不對勁。

他下意識的想起了一句老話:山水欲來風滿樓……

很多同誌不希望太快完結,在此解釋一下。

並非我想提前結束,但實在冇辦法,已經被警告了,總不能無視封書的危險,強行往下寫吧?畢竟我也要吃飯。

當然,也想過完結後另外開一本繼續寫,爭取讓封書的損失小一點。

大家提供一些意見吧,我參考後再做決定。

求三個免費禮物用愛發電,謝謝。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