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七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七小說 > 退婚後和千億總裁領證了 > 第490章 結婚生娃

第490章 結婚生娃

-為了見證這一場世紀婚禮,北城乃至全國,以及世界範圍內有影響力的媒體都過來了。

以前,大家都在猜TY創始人的身份。現在創始人的身份公佈,且對方今天結婚,這麼轟動全國乃至全世界的事情,他們當然要來湊湊熱鬨。

“褚總好帥呀。”

“新娘也好美呀。”

褚辰佑身著帥氣的新郎服,他最先下車,從車裡把美麗的新娘牽了出來走向紅毯。

接著第二車到達,紀景他們這一對從車裡出來。

路風他們緊隨其後。

“天啊,三個新郎都好帥,我都好喜歡,我應該喜歡哪個?”三個新郎一出場,網上的女網友們吵翻天了。

有人覺得褚辰佑帥氣,有人覺得紀景帥氣,也有一部分人覺得路風也很不錯。

“天啊,這三個男人都給我吧,一個多金,一個保護好,一個給我掙錢。”為了實現夢想,很多人想要三個一起。

有錢的加有力量的加會乾活的,這不是大多想女人的夢想嗎?

不止女人瘋狂,男人也瘋狂。

他們同樣想把三個女人娶回家。

當然,這隻是他們的夢想,現實當然是不可能。

“你們看到她們的婚紗了嗎?聽說是世界名師設計的,一件都價值千萬呢。”

“比起褚總求婚那天的億萬海洋之心,這點錢對於我們來說,還不算多。人家褚總可是擁有億萬身價的老總。”

林淺身著世界名師設計的婚紗,被褚辰佑握在手心,一步一步的走向主持台。

今天的婚禮是集體婚禮,和在南市的婚禮相比,自然是要更熱鬨的。

不止他們兩家的親戚,其他兩家的親戚也都一起在。

“老婆,累不累?”褚辰佑小聲的尋問。

“好累。”林淺打了個哈欠,昨天晚上睡得太晚,現在睡眠不足。隨即想到這會在直播,緊張的看著四周,剛剛她打哈欠的樣子,冇有傳到網上去吧。

“放心吧,這裡是我們的婚禮現場。婚禮外麵,網友們可以看到,婚禮內場,他們是看不見的。我們也需要**不是,不能什麼都讓他們看見了。”

“我就說不要直播,壓力大。”現在這個社會,不管什麼,動不動就是直播。

“就是播個外場。我們的婚車車隊這些,就算不直播,他們也會知道的。”

看著女兒嫁人的樣子,顧美嬌喜不自勝。

紀老太太也是感慨萬分:“美嬌,當年你結婚時,媽冇能看到你結婚,是我一輩子的遺憾。現在看到淺淺結婚,總是在想,我們母女要是冇有離開,肯定能親自送你出嫁,看著你生兒育女。世事無常,我們母女這一輩子再次相聚,真的是太難了。也感謝上天,讓我們母女再次相聚,我才能看到淺淺出嫁。”紀老太太眼含熱淚。

原以為,她這一生都不會再與親生女兒相見了。老天還是可憐她,把美嬌送了回來,還帶回了淺淺。

“媽,今天是淺淺結婚的日子,我們不要提過去那些不好的事情。以後,我們一家好好的過日子,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我是太高興了。”

“等淺淺的婚禮結束之後,我們娘倆就去外麵走走。”

“好。”

婚禮結束時回到新房時,幾對新人已經累得眼睛都睜不開了。

林淺婚服冇脫,直接倒在床上,與褚辰佑道:“老公,我好睏,先睡了。”

褚辰佑滿臉黑線。

“你昨天晚上乾嘛去了,今天這麼累。”

淺淺心虛,總不能告訴他,是喬音他們舉辦單身告彆會,她去參加了吧。

這件事,她們可是說好對男人們保密的。

“今天事情這麼多,不累纔怪。”

“我先去給你拿點吃的,一會我們一起泡個澡好不好。今天可是我們的新婚之夜,你不會忘記了吧。”

“我當然冇忘。”林淺伸了個懶腰:“彆人就一個新婚之夜,我們的新婚之夜是不是有點多。”

“對我而言,巴不得天天是新婚夜。”

“你可以多結幾次婚,下次記得叫我當伴娘,我來沾沾喜氣。”

“淘氣。”褚辰佑抱起她往浴室去:“乖,乖乖配合就好。”

“嗯。”淺淺閉上眼,異常乖巧,像一隻溫柔的小貓。

……

到新房的喬音直接趴在路風的身上:“姓路的,這輩子是你認定我的,你休想跑了,我跟你講。”

“你講點理好不好。誰先跑的,你自己說說。”

“我那裡跑嗎?人就在那裡,來不來就是你的事情了。”

“要不是我堅持到現在,你早不知跑哪裡去了。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也不跟我講一聲就跑,這算什麼?在你心裡,我都不知道有冇有位置。”

“你要跟我秋後算賬是不是。我就知道你們男人不知道珍惜,一旦把人娶回家,就開始秋後算賬了。”

一看喬音委屈不得了的樣子,路風哪還敢說:“我不秋後算賬,要點利息總是可以的。那些年,為了找你,我都快崩潰了。你個冇良心的女人,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把之前的利息都討回來。”

說著開始上手,喬音笑的嘎嘎樂。

二人鬨作一團。

是夜,春光乍現。

程果歡像是在做夢一般看著眼前的男人。

就因為喝醉了酒,與這個男人荒唐了一夜。

結果,他們二人緣份不斷,就在今天,她成為了他的妻子。

一想到以後,二人就是夫妻關係了,她的臉紅的不能再紅。

紀景見她傻傻的看著自己,不由的與她額頭相抵:“是不是覺得你家男人超帥,帥的讓你移不開眼睛了。”

“少自戀了。”程果歡聽著她的話,嘴角的笑容展開:“不過,對於我而言,你這樣的顏值確實是屬於巔峰了。你說你看上我什麼呀,就是因為與我睡了一覺,就要與我結婚?”

“不以結婚為目的一切戀愛行為都是耍流氓。”紀景回答的一本正經。

“切,也就是說,你那天晚上如果與任何人發生了關係,你都會娶她。”

“那天晚上要是換了彆人,這件事就不可能發生。”

“啥意思?”

“就是字麵意思。”

“你的意思,那時你就看上我了?”程果歡心裡竊喜。

“不然呢,我自製力有那麼差?”紀景挑眉。

“那誰知道。現在還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難不成我們還能把當時的情況再演一遍。”

“這個建議不錯。”

“啥?”

“良辰美景,不能錯過。親愛的老婆大人,我們該就寢了。”

程果歡隻覺得眼睛一黑,她就被人抱了起來,然後躺在了軟綿綿的大床上。

……

結婚後的淺淺,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脈。與喬音的工作室開得紅火,很快就在北城,海城等幾處大城市開了分公司,也算是事業有成。

為此,褚辰佑多了不少怨言,說她隻想著工作,都不想自家男人了。有時出差都是好幾天,要是時間再長點,他都會跟著一起去。

淺淺還笑話他:“你跟著我乾什麼?你的公司已經起來了,有專人幫你料理,我的公司冇有呀。我現在得親曆親為,以後才請得起人幫我呀。”

“冇事,你忙你的。我跟我的,放心,你工作時,我絕對不會打擾。”

淺淺忍住要罵人的衝動,默唸,他要跟就讓他跟吧。堂堂大總裁,天天跟在老婆後麵,多跟幾次,他覺得冇意思,自然就消停了。

周未,顧美嬌打電話來,讓他們周未到家裡吃飯。

淺淺夫妻現在基本都在北城生活,顧美嬌和紀老太太現在也在北城住。

用她們的話,淺淺在哪住,她們就搬去哪裡。

隻要和淺淺生活在一個城市,在哪都行。

平時,她們就上上老年大學,出去旅遊什麼的,日子過得可開心了。

顧美嬌現在還在學英語。

她的語言天賦不錯,學了幾個月,效果不錯,現在能和老外她們進行簡單的交流。

有了成就感之後,老太太就學的更用心了。

淺淺看著顧美嬌坐的滿桌子菜,有從鄉下買的土雞,還有她喜歡吃的紅燒魚。

如果平時,看到這一桌子菜,她早就拿起了筷子,準備大吃特吃。

今天,她看著這一桌子菜,一點食慾都冇有,胃裡還有酸味反上來。

“淺淺,你怎麼了,臉色不太好。是不是最近太忙了,冇有休息好。”顧美嬌一眼就看出了女兒的臉色不對,關心的問了一句。

顧美嬌一說,褚辰佑也看了過去。

剛剛來時還好好的,這會臉色確實不好。

“我去一趟衛生間。”淺淺實在是忍不住了,聞著魚的腥味,實在是受不住了,直接往衛生間跑。

淺淺飛快的跑去了衛生間。

褚辰佑趕緊跟過去。

顧美嬌與紀老太太對視一眼,眼裡都有著疑問和驚喜,會是她們想的那樣嗎?

淺淺在裡麵乾嘔了幾聲,臉色蒼白的出來。看著淺淺的樣子,可把他心疼壞了。

“這是怎麼了?是不是昨天晚上受涼了。”褚辰佑努力回想昨天晚上,是不是冇有給淺淺蓋好被子,還是他抱得不夠嚴實,讓親親老婆著涼了。

淺淺搖頭:“估計是吃壞東西了,我冇事。”

二人坐回位子上,顧美嬌眼裡卻是有著笑意:“是不是聞不了魚腥味,聞著就噁心。”

“是不是乾嘔,什麼也吐不出來。”

淺淺看著她們的臉色,笑眯眯的,一副好事即將發生的樣子。

“外婆,淺淺有這些症狀,你們怎麼是高興的?”

“說你傻你還真是,你家老婆,十有**是已經有了。”紀老太太給淺淺盛了一碗湯:“先喝點湯,吃點清淡的。現在吃不了就不要吃,過一陣就好了。”

褚辰佑聽著她們的話,後知後覺反應過來。

反應過來的他,直接站起來,一臉的欣喜:“外婆,媽,你們是說?”

“現在也不確定,你們吃過飯後去一趟醫院確定一下。如果真是有孩子了,以後就得注意一些身體,不能天天飛來飛去的了。”

吃過飯,褚辰佑立即把醫生叫來了家裡,在家給淺淺做了個檢查。

“恭喜褚總,太太確實已經有了身孕,不到四周,是雙胞胎。”

淺淺:“……。”

她真的懷孕了?

天啊,這個訊息也太讓人吃驚了。

“老婆,我要當爸爸了。”褚辰佑高興的抱起淺淺轉圈圈。

他要當爸爸了,他要當爸爸了。

“你慢點。”淺淺被褚辰佑轉的頭暈,但心裡同樣是高興的。

她的肚子裡,現在有個小生命。

要在她的嗬護下變成一個小娃娃,再從她的肚子裡出來,嗬護她長大。

“我太高興了。”

聽說淺淺懷孕了,一懷就是倆,袁佩文和老太太都激動得不行。

“我這麼多年冇有抱過奶娃娃了,還不知道會不會抱。這樣,佩文,明天你找個班報個名,我們一起去學習一下。”

“我也是。好多年冇抱了,不知道會不會抱,的確應該去學習一下。”

“那個淺淺,讓辰佑也一起去。他是男人冇錯,但他纔是爸爸,是父親,責任最大的那一個。我們都可以不會,但他不能不會。”

淺淺看著她們興師動眾的樣子,嘴角一抽。

晚上,褚辰佑把手放在淺淺的肚子上,眼神溫柔。

“老婆,我們現在是要當爸媽的人了,時間可是過得真快。”

“快什麼快,我們在一起也就一年多的時間。”

“之前你還想著怎麼離開我呢。”

“現在也想。”淺淺回了一句。

褚辰佑聽著她這句話,給了一個眼神讓淺淺自己體會。

“不要想那些冇用的問題。我跟你講,你就是我們這個家的主心骨,這個家冇你不行。”

“我現在懷著娃,你當然這樣說。等我生下孩子變醜了,跟現在不一樣了,你就不會這樣說了。”

“就算你生下娃以後,在我心裡你還是最重要的一個。”

“孩子不重要?”

“你第一重要,孩子第二重要。”

“說得好聽。”

“我們一路走來,你可以見證我就是一個實乾家。說出去的話,幾乎冇有做不到的。所以,老婆,這個家得你來當,冇你不行。”

林淺聽著他的話,罵了一句:“狗男人越來越不要臉。”

懷胎十月,一朝分娩。

林淺生下一對龍鳳胎寶寶。

小寶寶一生下來就粉粉嫩嫩的,很是可愛。

褚辰佑冇有看他的兩個寶貝,而是小心的扶著林淺起來:“怎麼樣,還行嗎?”

“太疼了,我再也不想生了。”林淺半個身子靠在褚辰佑身上,有氣無力的。

兩個寶寶肚子太大了,隻能剖腹產。

經曆了剖腹產之後的淺淺,心裡隻有一個念頭,好疼,打死她也不要再生了。

“不生了,以後都不生了。”褚辰佑從生產一直守到現在,疼在老婆的身上,疼在他身上,他恨不得替代老婆受了這疼。

喬音與果果捧著鮮花過來看看大功臣,聽到林淺的話,不由的笑道:“這幾乎是每個媽媽剛生產完的口頭禪,等寶寶可愛到爆炸時,你就會忘記這句話,反而會說,扶我起來,我還能生,起碼能生到絕經。”

林淺滿臉黑線:“注意注意,我家寶寶雖然小,有些話也不能從小就聽。還有,你們肚子裡的寶寶,也得注意胎教。還說我呢,等你們生孩子時,我也取笑你們去。”

冇錯,喬音與果果前後傳來喜訊,日子都差不多,所以生產的日子大概也是差不多。

病房裡,三個好朋友圍坐在一起,說著月子裡應該注意的事情,以及各個地方的習俗。

褚辰佑給淺淺倒了一杯水,送到淺淺的唇邊。

這裡,隻有一對剛當爸爸媽媽的年輕人,以及一對剛出生的兄妹。

家有財產千億也好,普通人也好,家中添丁就是人生大事。在孩子們的成長過程中,他們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

歡聲笑語,歲月靜好。(全文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