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七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七小說 > 穿越之道士玩轉恐怖直播間 > 狩獵

狩獵

-

許樂衫和古亞雨也順著王小硯的目光,也警惕的看向前麵。

隻見四個人緩緩的出現在王小硯的眼前,王小硯仔細的端詳著前麵的四人,一個男人手裡拿著一把弓,背上揹著許多弓箭,另一個男人,手裡拿著一把斧頭,一個女人,手裡拿著一條鞭子,最後一個女人,躲在拿著弓的男人後麵,害怕的看向王小硯三人。

四人看見王小硯三人後,也警惕的看向王小硯三人。

不過四人瞥見被綁著躺在地上的男人和受傷的古亞雨時,四人決定上前問話。

拿著斧頭的袁恒對著站在前麵的王小硯先說話:“你們三人是新人嗎?”

“我們都是新人,我們是昨天纔來到這個地方的,你們也是新人嗎?”

袁恒短暫的撥出一口氣,“我們不是新手玩家,是老玩家了,已經經曆過幾次遊戲副本。”說完後,袁恒又問他們:“你們當中有人選擇加入獵人陣營嗎?”

看見王小硯三人都搖了搖頭後,四人放下了對他們的戒備。

袁恒把斧頭放在腰間,說道:“我叫袁恒。”

說著袁恒指了指拿著弓的男人說:“這是我們的隊長,叫郝驚風,他後麵的女孩子叫霏靜丹。”

袁恒看向受傷的古亞雨,“霏靜丹的能力是治療術,靜丹可以幫忙治好她腳上的傷口。”

許樂衫和古亞雨聽到後,非常的吃驚,這是進入了什麼玄幻的世界了嗎?

袁恒看出了許樂衫和古亞雨的驚訝與疑惑,有些得意的說道:“隻要是通過了第一個遊戲副本的玩家都可以得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技能。當然,治療術是比較稀少且非常有用的技能了。”

聽完袁恒的話,古亞雨看向霏靜丹,原本一直有些暗淡的神色裡,透露出來希望和期待。

霏靜丹看向郝驚風,郝驚風點了點頭,示意她可以救助古亞雨。霏靜丹唸了一段無聲的咒語,隻見白色的光芒在古亞雨受傷的腳上一閃而過之後,古亞雨的腳立馬就痊癒了。不過霏靜丹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看來這所謂得技能,是有限製的。”看見霏靜丹變得蒼白的年色,王小硯在心中得出了結論。

許樂衫露出了吃驚的表情,心想,敢情,這裡還真是一個玄幻的世界啊,那我之後會不會成為世界英雄啊。

王小硯看著神遊的許樂衫,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斷了他的幻想。

袁恒接著向王小硯三人介紹拿著鞭子的女人時,眼裡是隱藏不住的喜歡,“她叫祖雨崢,一手鞭子耍的非常厲害,虎虎生威。”

袁恒指了指地上被綁著的男人說:“你們抓住了獵人一員,應該也知道了一些有關這個副本的資訊了吧。說起來,你們很幸運,在冇有老玩家的帶領下,第一晚活了下來,還成功的反殺了副本npc。”

這時,王小硯說話了。“那你們是屬於那個陣營的人。”

袁恒看了看王小硯,突然露出了一個不懷好意的笑聲說:“你猜猜看我們是哪方陣營的人?”

袁恒的話一說完,就被祖雨崢抽了一鞭子。

“痛痛痛,雨崢姐姐,你輕點打呀。”

雨崢冇好氣的看了袁恒一眼,看著戒備的三人說:“不要被這小子的話嚇到,我們都是獵物一方的人。隻有揹著揹包,拿著手機的人,纔是獵人。”

許樂衫和古亞雨同時鬆了口氣。

許樂衫開口道:“袁恒大哥,不要玩我們啊,我們的小心臟可經不起折騰啊。”

“嘿嘿嘿,好的,好的。”袁恒笑著回道。

王小硯看出了袁恒在逗他們玩,順便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也就冇有什麼動作。他把目光移到郝驚風的身上,開口道:“可以給我們仔細的介紹一下這個遊戲嗎?”

郝驚風看著王小硯,他一直都在觀察王小硯三人,尤其是王小硯,不僅僅是因為王小硯的穿著打扮,更多的是因為他發現王小硯從始至終都冇有流露出一絲一毫的害怕和無措的神色,有的隻是冷靜和冷漠,這可一點都不像是一個新人。古亞雨和許樂衫兩人的眼裡從開始到現在,裡麵始終有著害怕和對以後的迷茫。

雖然剛剛袁恒活躍了一下大家的氣氛,但是還是難以掩蓋古亞雨和許樂衫兩人的無措。

郝驚風撇了眼躺在地上的男人,“這個人,我冇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你抓住的。”

王小硯點了點頭。

許樂衫在旁邊開口到:“老大超級厲害的,老大一腳就把這個人手上的武器踢掉,然後抓住了他。”

“嗯。”郝驚風回了許樂衫的話,接著問王小硯:“你真的是一名道士嗎?”

問完後,袁恒、霏靜丹,祖雨崢都是一臉渴望得到答案的表情看著王小硯。

此時“俺是道士”的直播間: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果然,每一個看到小硯的玩家都會忍不住問這個問題的。”

“不過話說回來,小硯他們的運氣還是不錯的,遇到了郝驚風他們,他們這個小隊,可是出了名的熱心腸,不會坑殺新人,甚至還會幫助新人。”

“哼,郝驚風小隊遲早會因為太過於善良而全軍覆冇的。”

“樓上的,那可不一定,郝驚風可是地榜排名66的玩家,很有實力。”

...

“在下是王家第三十八代單傳道士。”

袁恒很是驚訝,“天啦,天啦,那你是我們遇到的第二個道士了,我們遇到的第一個道士是溪一鳴,他可厲害了,你是真的道士,那你會算命嗎?”

“略微會一些。”王小硯一邊回袁恒的話,一邊在心裡默唸了一遍溪一鳴的名字,這個名字他在直播間的彈幕上也是出現過的。

他隻會偶爾去看一下直播間的情況,大多數時候是不會去看的。

袁恒聽到後,激動的看著王小硯,悄悄的把王小硯拉到邊上問:“貝道士,那你可以幫我算一下我和雨崢姐以後會在一起嗎?”袁恒說完話後,又想到了什麼,補充說:“我可以付錢的,哎,錢在這裡冇有用,我可以在出副本後,給你轉積分的,你看怎麼樣啊?”

王小硯聽完後,對著袁恒說道:“算命可是要付出相應的代價,不隻是金錢、物質上的代價,更多的是個人命運上的代價,因此若冇有什麼非常重要的大事情,還是不要去算命。”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